©—往事如風— | Powered by LOFTER

【双龙组】七天

现paro,荒×灵体连,交往多年前提√
ooc有

day1
※一目连没有想到的是,被车撞了之后醒来,自己已经不在身体里了。
地上绽开了一朵血花,自己的身体在那朵血花之间,沾染上了那抹红。
他看着周围的人,一脸遗憾。
荒不在。
一目连在身体边上飘了一会,荒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。
荒明显是从家中赶过来的,身上还是平时那身在家穿的休闲装,而且发胶也没有打。
出事的地方,离家很近。
荒看着地上的尸体,先是愣了一会,然后跪在了地上嚎啕大哭,边哭边把一目连尸体脸上的血痕擦掉。
一目连看着眼前的恋人正抱着自己的尸体哭泣,心里非常难受。
他飘到了荒的面前,试图帮他擦去泪水。
可惜。
他触碰不到。
触碰不到眼前这个他最爱的人

day2
※一目连已经离开身体一天了,在这一天里,他都飘在荒的身边。
在这一天里,荒没有去吃饭睡觉,只是守在一目连的尸体边上,一声不吭。
[我现在,不敢睡觉。]
荒突然开口了。
[我怕一睡着,脑袋里想的全部都是你。]
[你为什么要这么快离开我……]
荒说着,眼角滑落一滴泪水。
我就在你的身边啊!
一目连这样说着。
可惜身边的人听不见,也看不见他。
一目连突然想起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一段话。
人死后,灵魂会在人世停留一周,到了第七天,你会被你最爱的人看见。①
还有5天,荒就能见到我最后一面了。
一目连这样想着,却没有发现自己的灵体正在慢慢的变淡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①:前半句是有看到过的,后半句自己瞎编的。

day3
☞这是一目连离开人世的第二天。
荒在今天终于吃下了一点东西。
虽然只有一点点。
一目连很担心荒会绝食,然后就来和自己团聚了。
然而他没有。
御馔津来看了看荒,这个以前给他们牵红线的小姑娘给荒带来了一些食物。
[你要是想要一目连开心,那就好好活下去吧,他不会想看到这样的你。]
荒沉默了一会,从沙发上起身,给自己泡了一盒泡面。
荒还是没有把御馔津赶出去。
但是变得更加冷漠了。
一目连在旁边看着,摇了摇头。
荒失去的不仅仅是一目连,还有笑容,和那点仅存的温柔。
他的荒,不会笑了。
又回到了和他相遇之前的荒,那个冷漠、几乎没有什么人情味的荒。

day4
☞荒今天把一目连的遗物整理出来了。
一目连看着自己的遗物,回想起了许多和荒在一起的美好回忆。
比如说放在桌面上一蓝一粉两本日记本,那是荒和一目连还没正式在一起的时候,一目连跟荒提议要每个月来交换一次日记,荒同意了。起初荒那本日记本的内容非常枯燥,可是到了后来,一目连每个月最期待的东西,就是荒的日记本,每次拿到之后就快速翻开,阅读里面的内容。
再看沙发上那条粉色的围巾,那是两个人正式在一起的时候荒织给一目连的。第一次约会的时候荒看到了一目连白净的脖子暴露在寒冷的空气中,荒便解下了自己的围巾给一目连围了上去。到了第二次约会的时候,荒给一目连带了一条粉色的围巾,「这是我自己织的,有点丑……」一目连仔细的看了看那条围巾,把它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。「荒真是厉害呢,做得很棒啊。」当时荒害羞得把头扭到一边,默不作声。
窗口的盆栽,冰箱上的便条纸,客厅沙发缝里夹的相册……
都是满满的回忆。
但是,他却再也体验不到这种感觉了。
「因为我已经死了啊。」
一目连抱紧了荒,手臂却穿过了荒的腰。
「真是对不起啊,荒……」
一目连哭了,泪水滴在了荒的身上。
荒此时也感觉到了一滴眼泪滴在了自己的手上。
「连,你在的,对吧……」

day5
♬荒还在继续颓废着,每天就吃一点点的东西,能让自己继续活下去。
一目连看着在边上翻着相册的荒,十分心疼。
他的荒,不应该是这样的。
一目连摸着荒越来越消瘦的脸,叹了口气,看了眼相册。
那个相册里面,全部都是一目连。
一目连惊讶的看着荒手中的相册,里面存放着各种照片。
缩在被子里睡觉的一目连,在做饭的一目连,在工作时的一目连,在浇花的一目连……
荒缓缓的翻开了下一页,一目连看到了里面夹着的东西。
这是他以前给荒折的千纸鹤,里面还写着许多给荒的话。
荒拆开了纸鹤,眼中含着泪水。
一目连走到荒的身后,从背后抱住荒,把头靠在荒的背上。
「荒,我也不舍得离开你……」
「真是对不起啊。」
荒拿着相册的手停了下来,抹掉了眼角即将滴下的泪水。
窗外的乌云密布,不一会下起了倾盆大雨。

day6
♬自一目连离开的第六天,荒终于出门了。
一目连跟在荒的身边,挽着他的手臂。
可惜荒感受不到。
荒在街上走着,路过了一家甜品店。
一目连转过头,看了看招牌。
这是他生前和荒经常一起来的甜品店。
荒犹豫了一下,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。
[欢迎光临,请问你需要什么?]
前台收银员辉夜姬小姐听到开门的声音,下意识的说出了话,她转过头,看到了孤身一人的荒。
[啊是荒先生来了,老样子对吗?]
[……]
荒点了点头,坐到了平时和一目连一起坐的卡座上。
辉夜姬很快就端着三杯咖啡和一个草莓蛋糕来了,坐到了荒的对面。
[对不起啊,我忘了,一目连先生已经……]
[没事……]
荒拿起了咖啡,喝了一口。
[你还好吗,最近。]
辉夜姬双手端起咖啡,看着窗外。
[……还好。]
[一目连先生的事,节哀。]
[荒先生你看起来瘦了不少,我觉得一目连先生是不愿意看到的。]
[我知道。]
辉夜姬转过头,看着荒的眼睛,叹了口气。
[不知道荒先生有没有听说过那个传言。]
[嗯?]
[人死后的七天,灵魂会在这个世界上停留,到了第七天,会见到他生前最爱的人……]
荒听着,突然起身,跑步回家。
一目连跟在他的身后,看着他慌忙赶回家的背影,笑了。
太好了,明天就可以和你正式道别了呢。
我的荒。
辉夜姬看着匆匆忙忙往家赶的荒,叹了口气,回到了店里。

day7
▲深夜,一目连坐在床边,抚摸着荒的脸颊。
今天是一目连离开身体的第七天。
今天就要准备和荒告别了呢。
一目连这样想着,依依不舍的看着身边那个皱着眉头睡觉的男人,低头亲了一下男人的额头。
睡在床上的荒突然坐起,转头看向了坐在边上的一目连。
[……连……你……]
荒抱紧了一目连瘦弱的身体,一目连试图让荒把手松开一些好让他抱紧荒,却发现荒的肩膀在微微颤抖。
一目连很少看到荒落泪,但是这几天,一目连经常在半夜看到荒的眼角滑落泪水。
[荒,对不起……我今天要离开了。]
一目连一下一下轻轻拍着正靠在自己肩膀上哭泣的男人。
过了许久,荒才擦干泪水,双手捧着一目连的脸,愣了一下,在鼻梁上留下一个吻。
[连,变淡了……]
荒说完,一目连看着自己的身体渐渐变淡。
一目连抓着荒的手,敷在了自己的心口处。
[荒,我喜欢你。无论是从前,还是现在,甚至是消失之后。]
一目连伸出手摸着荒的脸颊,眼角泛出泪花。
[请忘了我吧,荒,找一个能陪伴你度过余生的人。只要你幸福,我都会非常开心的。]
[……好好活着,为了我。]
[……连,我不会忘了你,也不会再去找其他人,我只要你。]
[从以前到现在再到将来,我都会一直喜欢着你的。]
[荒……]
荒低头,堵住了一目连准备说话的嘴。
一会,荒松开了一目连,看着身前那个瘦弱的男人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淡。
[荒,我要走了。]
[连……]
[谢谢你给我带来这么多美好的回忆。]
[再见了,我最爱的荒……]
话音未落,一目连从荒的眼前消失了。
留下了一颗晶莹剔透的玻璃珠子。
这是一目连最后留下的眼泪。
荒拽紧那颗珠子,捂在了自己的心口。
再见了,我的连。
我一定会为了你好好活下去的。

回忆篇:第一次约会✨
多年之后,荒翻开那本相册,仔细查看着每一张照片。
翻了几页之后,荒翻相册的手停下了。
这张一目连,背对着阳光,笑得十分灿烂。
这是他们第一次约会的时候拍的吧。
荒想着,陷入了回忆。

[对不起对不起,我迟到了,找这个地方找了一会……]
一目连背着单肩包跑到了荒的面前大口喘气。
[没关系,你还好吧?]
荒接过一目连的包,把手中的矿泉水递了过去。
一目连喝了口水,荒盯着水从一目连的嘴角溢出,渐渐流到了一目连白皙的脖子上。
[还好,我们走吧。]
一目连把水还给了荒,擦去了流在脖子上的水,然后一起离开了路口。
两个人并肩走着,走到了一个广场。
走进辉夜姬小姐的甜品店,点好东西之后两人坐在了靠玻璃墙的卡座上。
今天天气很好,来广场上玩的人有很多。
阳光撒在地面上,鸽子好似在啄食着阳光。
两个人就这么盯着外面,直到甜品和咖啡才清醒过来。
[今天天气很好呢。]
负责把甜品和咖啡端过来的辉夜姬小姐看着广场上的人感叹道。
一目连端起咖啡小小的了抿了一口,继续盯着窗外。
[如果不介意的话,我可以给两位在广场上拍张照吗?]
[可以吗?]
一目连转过头,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荒,征求荒的意见。
荒回过神,与一目连对视。
[好。]
[那就麻烦你了,辉夜姬小姐。]
一目连笑着起身,挽着荒的手,等待辉夜姬从杂物间中拿出相机。
[原来两位是这种关系吗?]
辉夜姬拿着相机看着身前的两位男子,掩住自己的嘴角。
[那个……]
一目连慌张的试图解释,满脸通红。
[不用解释的,我知道。真好呢,二位的关系。]
辉夜姬走到店门口,推开玻璃门。
[走吧二位,再不快点一会可就没有太阳了。]
一目连只好扯着荒的袖子和荒一起出了店门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在给两个人拍了不少照片之后,辉夜姬拿着相机在一遍浏览。
这时,荒走了过来,低头看向辉夜姬。
[你的相机借我一下。]
[好的没问题。]
辉夜姬递上了自己手中的相机后,看着这个高大的男人的背影。
真好呢。
荒拿着相机走到了距一目连不远处,金色的阳光照在一目连粉色的头发和白皙的皮肤上,显得十分耀眼。他弯着腰,正对着阳光喂鸽子。
[一目连。]
荒喊了一句,一目连笑着转过头,回了一句。
[荒,怎么了?]
荒举起手中的相机,抓拍下了这个瞬间。
可惜多年之后,这个画面永远变成了定格。

—end—
[随便起了名字,不要打我qnq,顺便求一下下面那个小心心qnq]

评论(6)
热度(33)

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
=呆毛,自甘堕落中